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機電安裝的一把好手

----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2018年度先進工作者王躍東

發布日期:2019-03-15 作者:余小珍 劉文英 字號:[ ] 分享

1979年11月,年僅16歲的王躍東高中畢業后到水電十六局(原閩江工程局)機電制造安裝公司工作。在現場鍛煉了四年后,王躍東進入福建廣播電視大學脫產深造,學習工程機械專業。在廣播電視大學寬進嚴出的八十年代,王躍東作為那一屆為數不多的優秀畢業生,三年學成返回到工作崗位。

在此以后的三十年多年,王躍東輾轉于水電十六局的各個金屬結構、機電安裝項目,先后參加了福建南平沙溪口水電站、福建尤溪水東電站、上杭金山水電站、周寧水電站等國內外幾十座大中型水電站金屬結構及機電安裝項目,參與和主持過軸流轉槳式、混流式、臥軸沖擊式等國內水電站各種主要機型的安裝,解決了數不清的技術難題。尤其是在沙溪口水電站承裝的當時工程局第一扇超大型人字門船閘、周寧水電站定子旋轉60度定位吊裝等多項技術攻堅中,王躍東憑借自身的技術特長,發揮個人聰明才智,為工程建設發揮著巨大的作用。值得一提的是,王躍東在沒有親歷水電十六局承建的海外最大水電站項目——喀麥隆曼維萊水電站工程工地的情況下,他編制的曼維萊水電站大型門機吊裝方案,只用50T吊車就成功實施了大型門機吊裝,該方案還被門機生產廠家編進了施工工法。

2016年11月,已經53歲的王躍東,鄭重地接受領導的囑托,轉戰塔吉克斯坦格拉夫納亞水電站技改項目。在異國他鄉,他帶領著65名員工,奮戰了680多個日日夜夜,以“知難而進、永不退縮”的擔當精神,提前完成首臺機組(5#機)并網發電的目標,得到了塔吉克斯坦政府和塔吉克斯坦國家電力公司業主、工程師的高度肯定和贊許。

不懼風險挑擔子

2015年2月,塔吉克斯坦公開發布格拉夫納亞水電站技改項目招標,這對于水電十六局來說,是進入中亞市場的一個絕好機會。為了拿下這個項目,水電十六局決定選派王躍東擔任塔吉克格拉夫納亞水電站技改項目經理,參與該項目的競標工作。

王躍東患腰椎間盤突出癥多年,既不能久坐、也不能久站,而從國內到達項目地得輾轉高鐵、飛機、汽車幾種交通工具,單趟行程下來就要十幾個小時,而且80多歲的老母親還需要照料。而當十六局研究決定讓他參與這個項目后,王躍東二話沒說,將老母親托付國內的姐姐幫忙照顧,毅然收拾行囊,整理近年來參與的近十個國外電站投標評審資料,奔赴塔吉克斯坦,陪同投標組反復磋商、修改投標資料。

2016年10月25日,塔吉克斯坦格拉夫納亞水電站技改項目工程開標,合同簽署由十六局和電建集團成都院聯合中標承建,該項目成為了兩家公司在中亞區域乃至海外項目首次合作的探索。

項目是順利中標了,但中標合同的條件非常苛刻:首臺機組發電工期22個月,逾期完工每月罰款480萬美元,最高罰款金額2400萬美元。

項目中標后,參與投標的人深知:在如此苛刻的條件下,水電十六局拿下這個項目的目的,在于拓展中亞市場,站穩腳跟,項目贏利與否不是關鍵。

但是,作為項目經理王躍東不是這么想的。“搶抓工期,是項目成敗的唯一要素。”接下任務的那一刻,王躍東在心里暗暗立下這個雷打不動的方向,這個方向始終貫穿引領著他在后來的施工管理中。

王躍東總是能一邊組織施工,一邊預測項目進度,還能在施工進度中調整工作思路。在履約1標合同時,王躍東根據橋機制造進度,實時的將5#機拆除計劃提前到橋機安裝之前,并與業主充分溝通,利用原電站舊橋機和當地技術力量拆除5#機。通過這一變更使原本滯后的工期實現了提前。在拆除5#時,根據使用年限和損壞程度,第一時間提出修改施工合同內容:將維修兩個機組變更為更換兩個新機組。有人勸王躍東:“這么緊的工期,按合同施工就行了,何必自討苦吃搞變更,萬一完不成任務責任可大了。”王躍東堅持認為:“這兩臺機組使用年限很長了,如果只維修、不更換,目前沒啥事,但將來出現問題,肯定會影響水電十六局和咱們電建的名聲,我們既然接手,就要既不影響工期,又要把事情做得圓滿。”

為此,王躍東與業主方部門負責人、總經理逐個講理由、擺道理,最終,他用專注、堅持、嚴謹、敬業,獲得了業主方的認可和信任,順利變更合同內容:2018年6月14日,水電十六局與塔方重新簽署1A標合同,將原來檢修3#、6#機組變更為更新3#、6#機組,合同總金額新增了2494.3053萬美元。正是因為王躍東的堅持,才為項目的贏利創造了條件。

不畏艱難啃骨頭

作為項目部負責人,工程建設的壓力像“千斤巨石”一樣壓在王躍東身上,他天天跑一線、跑工地、跑業主,處理接踵而來的問題。

在營地建設那段時間,地基才剛夯好,卻被當地職能部門和業主告知不符合當地建筑施工標準。王躍東二話不說,找來當地的建筑設計院重新設計、重新施工。而這,還只是容易解決的困難。

更大更多的困難似乎隨時要來挑戰王躍東。2017年3月,現場傳來壞消息:250/32T橋機小車重42噸,橋機最頂部離屋面板的支撐體只有十幾公分的距離,而業主方要求改造橋機時不能影響現有屋面承載。要在不損害電廠原有屋頂樓板結構上將約42噸重的橋機小車部分提到近20米高的橋機主梁軌道上,根本無法利用現有的起重設備進行配合安裝。

監理方工程師在現場一籌莫展。王躍東馬上帶著技術人員到現場反復查看、論證,確定利用現有的橋機主梁,在兩主梁面上各立一根高出屋面的立桿,將重約42T的小車替換原有小車放在兩主梁軌道上,在屋面上放置起升設備,并將水泥屋面開出三個天窗,將小車從橋機主梁中穿過放入。經過充分的醞釀和準備,王躍東帶著技術人員,只用玩雜技般的動作就完成了42噸重的小車安裝,還比預計工期提前了20天,為主線工期打下堅實的基礎。

這件事在技改項目很快就傳開了,業主、電廠、監理等各方領導對王躍東的肯定和信任陡然提升。現場工程師豎起大拇指對王躍東說:“你們中國電建的員工,實在是有辦法,解決難題對你們來說,顯得那么容易。”

不辭辛勞爭佳績

格拉夫納亞水電站始建于60年前,蘇聯解體后,水電站技術人員大量更替,電站初建時的設計圖紙無法找全。實施改造項目,王躍東要與中方工程師們現場實測電站各區域的實際設備尺寸數據后,再根據合同規定的要求制定出報審的圖紙、施工安裝方案。受設計理念、思維習慣等文化差異影響,王躍東每天要與監理、電站多方協調、溝通、磨合,經常被咨詢工程師拒絕、修改、再報審、再修改……

除此之外,王躍東還面臨著在許多難以預料的困難:需要調動的設備沒能準時從國內運輸到現場,是王躍東最最操心的事。他只能一次次的催促、跟蹤廠家設備運送的地點,計算什么時候能夠到達。有時,一臺設備需要歷經兩個多月才能送達施工現場,等待的時間,是他最難熬的折磨。而且,中亞寒冷的冬季,說來就來,厚重的積雪經常造成車輛無法通行,王躍東只能不斷地聯系國內供貨商提前發貨,甚至采取繞行他國運輸的辦法。而且,塔吉克斯坦寒冷的氣候令他很不適應,腰椎間旁突出癥時常發作,醫生讓他多躺著休息,但現場卻離不開他。

為了保證首臺機組發電,王躍東倒排時間節點,和技術人員挑燈夜戰。這期間,王躍東80多歲高齡的老母親得了尿毒癥在住院透析治療,他卻不能飛回祖國照顧老母親。王躍東安慰自己道:“我是閩江人的后代,家人都能理解我。”

2018年10月28日12點整,格拉夫納亞水電站技改項目首臺機組圓滿完成72小時試運行,提前8天以上完成合同約定的工期節點,已連續奮戰幾個晝夜沒有合眼的王躍東,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在電站首臺機組發電啟動儀式上,塔吉克斯坦總理科基爾·拉蘇爾佐達、中國駐塔大使岳斌出席水電站技改項目首臺機組發電啟動儀式,科基爾·拉蘇爾佐達總理在啟動儀式發表的講話中,對中國水電的施工實力給予了充分認可。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阿拉丁登陆